反轉無分別, 書寫無止盡 - 一筆,冷光 / Reversible Rotation, Flying Beyond Borders - One Stroke, Cold Light

teamLab, 2019, Digital Installation,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反轉無分別, 書寫無止盡 - 一筆,冷光 / Reversible Rotation, Flying Beyond Borders - One Stroke, Cold Light

teamLab, 2019, Digital Installation,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反轉無分別”之空間書法,會跨過屏幕的邊框,在空間裡連續著一筆書寫。這一筆,會影響其他作品,如“花與人的森林,迷失、沉浸與重生”的花朵會被它沖散。隨後空間書法在空間裡蔓延並開始旋轉。

空間書法會在作品空間內朝著同一方向持續旋轉。作為“超主觀空間”的一個特徵,在視覺上,其向左旋轉和向右旋轉在理論上是相同的。所以,它會隨著觀賞者的意識,呈現向左方向或向右方向旋轉的形態。

“空書”是在空間裡書寫的書法。書法特有的墨跡,深淺度、速度和力度,在全新詮釋的空間裡被立體的再構建,通過teamLab的“超主觀空間”的理論結構被二次元化。書法在平面和立體之間不斷巡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