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形的记忆 / Memory of Topography

teamLab, 2018, 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PLAY MOVIE

youku
  • 春天, 樱花

  • 春天, 樱花

  • 春天, 樱花

  • 春天, 夜樱

  • 春天, 夜樱

  • 春天, 菜花

  • 春天, 菜花

  • 春天, 菜花

  • 春天, 藤花

  • 春天, 藤花

  • 春天, 藤花

  • 春天, 薰衣草

  • 春天, 薰衣草

  • 春天, 燕子

  • 春天, 燕子

  • 春天, 燕子

  • 春天, 河流与鲇鱼

  • 春天, 河流与鲇鱼

  • 春天, 河流与鲇鱼

  • 夏天, 梯田

  • 夏天, 梯田

  • 夏天, 萤火虫

  • 夏天, 紫薇花

  • 夏天, 紫薇花

  • 夏天, 蒲公英

  • 夏天, 蒲公英

  • 夏天, 飞蝗

  • 夏天, 飞蝗

  • 秋天, 梯田

  • 秋天, 梯田

  • 秋天, 梯田

  • 秋天, 梯田

  • 秋天, 桂花

  • 秋天, 桂花

  • 秋天, 红叶

  • 秋天, 红叶

  • 秋天, 白头翁

  • 秋天, 白头翁

  • 秋天, 红蜻蜓

  • 秋天, 红蜻蜓

  • 冬天, 雪花

  • 冬天, 雪花

  • 冬天, 雪花

  • 冬天, 暴风雪

  • 冬天, 暴风雪

  • 冬天, 山茶花

  • 冬天, 山茶花

  • 冬天, 山茶花

  • 冬天, 山茶花

  • 冬天, 白头翁

  • 冬天, 白头翁

  • 冬天, 白头翁

  • 冬天, 白头翁

  • 冬天, 白头翁+雪花

  • 冬天, 白头翁+雪花

  • 冬天, 北风

  • 冬天, 北风

  • 冬天, 北风

  • 冬天, 北风

  • 冬天, 雪花+北风

  • 冬天, 山茶花+北风

  • 冬天, 山茶花+北风

  • 冬天, 山茶花+北风

  • 冬天, 白头翁+北风

  • 冬天, 白头翁+北风

  • 冬天, 梅花

  • 冬天, 梅花

  • 冬天, 梅花

  • 冬天, 梅花+雪花

  • 冬天, 梅花+雪花

  • 冬天, 梅花+白头翁

  • 冬天, 梅花+北风

  • 冬天, 梅花+北风

地形的记忆 / Memory of Topography

teamLab, 2018, 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在拨开草丛就可以进入的高低不平的空间里,描绘了久远的山间景色。
随着现实世界里时间的流动,作品里的景色也在持续改变。春天时绿色的稻穗幼苗到了夏天已茁壮成长,秋天应该就会变成金灿灿的稻穗。而且,与现实世界一致,昆虫和花草也随季节发生变化。昆虫受到人的行动的影响而飞舞。然后,周围空气的流动也因人的行动而发生改变,因为空气的流动,稻穗和花瓣飘落的方向也会被改变。

例如,到了初夏,萤火虫会出现。当人们都保持安静,萤火虫的闪烁,会因为连带反应呈波浪状。

这件作品随着一年四季的变化而改变,但每一年几乎没有变化,永恒地持续下去。然而,自然景色,也一样,不会再次出现相同的景色,在下一年的同一时间里,看起来好像是完全不变的景色,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相同的画面。换句话说,眼前这一瞬间的画面,错过就无法再看到第二次了。几乎没有变化却并非完全相同的风景,每年,永恒地持续下去。


作品和形成作品的媒介是分离开来的,作品的媒介是可变化的,并且根据人的动态行为而形成视觉上的错觉,将身体完全沉浸到作品的世界中,人们和作品世界里的界线也会消失不见。然后,人们共同拥有的世界因为自身和他人的存在而发生改变,自己和他人会共同融入这个相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