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SHOTENKENCHIKU

商空間的WEB化的時代、高漲顧客的“情緒”的方法是關鍵

SHOTENKENCHIKU 登載。(Jan 1, 2011)

位於日本東京都文京區、東大本鄉校區附近的高地的大樓。有著活力洋溢的員工近200人。工程師、程序師、設計師等精英匯集在這,標榜這“ultra-technologists集團”的“團體實驗室”的辦公室。代表著具有同世代的輿論領袖,豬子壽之先生。以“日本再生”為成立目的,另類於其他的風險企業的存在。

讓空間轉變為媒體化的設想

團體實驗室,除IT的專家從事的各事業之外,還活躍在數碼藝術領域。2008年巴黎裝飾美術館舉辦的日法交流150周年,“感性 kansei Japan Design Exhibition”的展示裝飾藝術,在世界這個大舞台上,他們一舉成名,倍受矚目。
豬子先生回顧著說道:“以來自日本的產業呈現給世界為項目主題,讓世界體會最具日本的思想和審美意識的簡約設計風格。”為此,他們的想法就是整個展台以12台高2.7m的LED屏幕、12個頻道的聲頻音響和12個獨立動畫放映為設計手法。
[youtube_video]oSmbOhHtSjs[/youtube_video]
[youtube_video]Fa29BOvX-ZQ[/youtube_video]
上映的動畫作品是獨創作品“花與屍”。以日本平安時代的畫卷、並利用電腦3D技術設計後,將其平面化後構成其舞台設計。將其切取成12個視點呈現。狙擊點不是想要以和風為襯,而是想讓人們將其想象為日本畫是它動畫做成的標的。豬子先生闡述道:“因為想讓世人知道過去的日本人是如何看待世界的。”
不使用西洋的遠近法,多視點是日本古來的空間表現是“這種空間表現和商空間應該很般配才對”他接著說道:“20世紀的動畫是在電影院或是電視前坐著,只有1個視點可看。但是,整個空間用動畫完美呈現演出,沒有固定的視點,是表現出最具日本特色的最好方式。這樣便能在其中自由漫步。”

[youtube_video]pDKzdS9Alfw[/youtube_video]
就如,KONICA MINOLTA PLAZA 在2010年橫濱的APEC會場上映的全長為23m的動畫作品“百年海圖卷”。跨越100年海面上升起的日本文字“コ”的投影動畫,明明沒有采用什么特效展現,卻讓人有種沉浸其中的感覺。沒有邊際的動畫,讓人目不暇接,簡直就像屏風畫,把空間當作媒體,將其運用在展示唯一的世界觀或故事的時候,是最有效的呈現整個場景的展現手法。

“神出鬼沒”的信息技術

豬子先生和團體實驗室的軸心成員,他們的學生時代正值90年代後半信息革命開始的世代。2001年創業,WEB的世界中長久置身於的經驗使他產生了 “為什么不將空間單純地作為物質來進行設計呢?”的疑問。把空間當作媒體,用動畫等信息將其完成,引導他們的有此猜想的可能是豬子先生的一句,“單純的只有信息量的話很糗。”
就連在線商店也涉足的他們,是怎樣理解的“商業空間”的呢?“從用戶的購買履歷篩選商品的的方法,或大量的商品一次呈現的方法等,從在線商店的側面來看,與其相比,其發展遠勝於實體店舖。若使用像WEB和店舖一樣,共通的平台的話會是怎樣。像WEB一樣,在空間上也能上演信息,不是嗎?
[youtube_video]vLlwLjQWYu4[/youtube_video]
起初,他們在《TOKYO DESIGNERS WEEK2010》 服裝品牌“earth music & ecology”的展台中展示的“團體實驗室衣架””。當顧客拿起衣架看的時候,裝有感知器和連動,立刻商品的情報和與搭配人物照片,成像於顧客身邊的屏幕中。“將日常生活展現到界面上的這種猜想為契機。想要找到從商業空間通向信息空間的交點,為了這一新動向,學習是必要的也變得更難了。也不僅僅是如此,想靠拿衣架是為了看衣服的自然動作來呈現它。使用搭配成形的照片,不僅僅是商品照片對比那么簡單,銷售額簡直是天壤之別,這是從事在線商店的經驗中得到的啟迪。”另一個展示的是設置在店外的“數字櫥窗系統”。和團體實驗室的衣架的連動,能夠利用從顧客那裡獲取信息記錄是它的特征。比如,在店內拿在手上看的次數最多的商品的畫像,每5分鐘以排名的方式表示在屏幕上。不必用POS 做銷售記錄或銷售分析,以顧客的行動履歷以最真實的方式提供給他人。這個也是從WEB的方法論中得到的啟示。

WEB和商品一樣
空間的進化

團體實驗室根據某個時點的動畫制作出的藝術作品,活用某個時點的技術進行不同商務業務。乍看之下,可能會認為他們沒有共同點,但是豬子先生解釋道:“我們所涉足的業務是表現和系統,八桿子打不到一起的東西。但是,在不久的將來,他們將會合二為一。現在只是一個過渡期而已。”
“數碼媒體有著顧客看到的表面、裡面則鏈接著系統的特性。我們在WEB的世界中,兩者都已涉足。至今,感覺的表面和技術的內部是各自獨立的物理性個體。汽車的話是工程師設計引擎,設計師設計造型。但是手機,比如像iPhone一樣的點觸式屏幕,從哪裡到哪裡是程序,從哪裡到哪裡是設計、粗看分不清它們的界限。和WEB一樣,產品的表現和系統也變得不可分離。我認為在將來的某一天,空間也會如此。”豬子先生說道。
但不只是信息空間,即便是現實的世界,表面的設計和內在的系統將成為一體。在那樣的時代,商業空間所具有的可能性又將會是什么呢?
“特地來到店裡的人是為了獲得只有在商店才能得到的“體感”。那是電子虛擬商店是沒有的,是很厲害的心理安慰。網絡無法實現的合理性,但我們要做的還是高漲顧客的情緒。不管是設計還是相互作用還是傳說,我認為方法論就是要配合著條件和狀況選擇就可以。”豬子先生闡述道。

SHOTENKENCHIKU
Flower and Corpse Set of 12
teamLabHanger
100 Years Sea Animation Diorama
DIGITAL SHOW WINDOW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