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繁殖生命的倒木──次郎杉 / Ever Blossoming Life Tree - Fallen Jiro Cedar

teamLab, 2021, Digitized Nature,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不断繁殖生命的倒木──次郎杉 / Ever Blossoming Life Tree - Fallen Jiro Cedar

teamLab, 2021, Digitized Nature,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經歷了往年的大型台風(1964年)摧殘後倒壞,巨木的樹干內側枯萎後形成的空洞世界裡,花朵們永遠重復著盛開然後凋零的過程。本作品在一個小時的時間裡,把這個地域一年內生長的花朵們盛開然後散落,不斷地延續著變化。

花朵會誕生,成長,結出花蕾,開花,然後終將凋謝,枯萎,死亡。也就是說,花朵永遠地重復著誕生和死亡。


江戶時代後期(1842年)建成的偕樂園裡的大杉林,在近乎無法察覺到的緩慢的時間流逝中日夜發生著變化,並年復一年累積了久遠的時間形成了現在的空間。倒壞前的巨木,應該是在偕樂園建造之前就存在了。倒壞後枯萎掉落形成的空洞,就像時間停滯了的時空。而這些重復著生與死的花朵也擁有不同的時空。在這裡各種各樣的時空交錯並重疊。


自我的存在建立於壓倒性的時間長流中,永遠不斷重復的生命的生死輪回之上。但是人們在日常生活之中卻很難去查覺到這一點。人類可能無法感知到比自己生命更長的時間,也就是說對於時間連續性的認知是存在界限的。


當花朵的誕生與滅亡,在經過壓倒性的長久歲月而形成的倒木的空洞之中,永遠不斷地重復時,應該就能超越對於時間連續性認知的界限,把自我的存在是建立於壓倒性的時間的連續性上的事實體現出來。


作品不是將預先制作好的影像進行放映,而是通過電腦程序實時繪制而成的。整體來說,作品的圖像並非復制以前的狀態,持續發生變化。眼前這一瞬間的畫面,錯過就無法再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