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相之雲,雕塑與生命之間 / Massless Clouds Between Sculpture and Life

teamLab, 2020, Interactive Installation, Sound: teamLab

無相之雲,雕塑與生命之間 / Massless Clouds Between Sculpture and Life

teamLab, 2020, Interactive Installation, Sound: teamLab

這個雕塑是一個巨大的團塊,猶如超越了質量的概念一般,既不頂天也不立地,靜靜地漂浮在空間的正當中。這個漂浮的雕塑與空間和觀賞者之間的界限模糊不清,而觀賞者則可以將身體浸入其中。雕塑即使被人們用手撥開破壞了一點形狀,也依然能像生命一樣自己修復。但當團塊被破壞到超過它自我修復範圍的上限時,它也會像生命一樣,因為來不及修復而漸漸崩潰。

何為生命?比如說,因為病毒並不擁有生物學上所定義的最小單位的生命體:細胞,而且也不會復制增殖,所以被認為是在生物和非生物的邊界線上存在的東西。在生物學裡,到目前還無法定義到底是什麼來左右物質最終成為生物或者非生物。

而另一方面,你,在明天也仍然繼續保持是你,這是有違於“熵(shang)增定律”裡有形物體會崩潰的理論的。一般被認為熵(表現混亂或者無序程度的物理量)在自然界中會朝著無限增大的方向發展,而生命卻正相反。生命是與物理定律相反的,超越自然現像的存在。

1977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物理化學家伊利亞·普裡高津發現,自然界存在需要借由從外部攝取的能量在內部生成熵,並通過把這些熵向外部排出而形成的,能夠在非平衡狀態中得以維持的秩序和構造。他把這個概念稱作“耗散結構“並提倡把“耗散結構“裡自主形成秩序定義為“自組織“。把能量(以及物質)往外部耗散從而減少內部的熵,並以此產生秩序。 也可以說生命體以將外界的能量作為食物來攝取,將熵作為排泄物向外部耗散,從而維持內部的熵保持不變。

生命可能是一種與外部環境相連的能量的秩序。
當我們在作品的空間中創造能量的秩序時,這個巨大的白色團塊雕塑就會像生命一樣慢慢誕生,漂浮起來,並能夠像生命一樣自我修復。仿若是是一種與物理規律相反的超自然現像一樣,違背了萬有引力,脫離了地面與天花,靜靜地漂浮在空間的正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