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相之云,雕塑与生命之间 / Massless Clouds Between Sculpture and Life

teamLab, 2020, Interactive Installation, Sound: teamLab

无相之云,雕塑与生命之间 / Massless Clouds Between Sculpture and Life

teamLab, 2020, Interactive Installation, Sound: teamLab

生命是能量的秩序。

在这一空间内,我们创造了如同生命一般、能量的秩序。巨大的白色团块诞生、向上飘浮。这也是能量秩序的一种可视化。

这个巨大的白色团块形成的雕塑,犹如超越了质量的概念一般,既不顶天也不立地,静静地漂浮在空间的正当中。这个漂浮的雕塑与空间和观赏者之间的界限模糊不清,而观赏者则可以将身体浸入其中。雕塑即使被人们用手拨开破坏了一点形状,也依然能像生命一样自己修复。但当团块被破坏到超过它自我修复范围的上限时,它也会像生命一样,因为来不及修复而渐渐崩溃。而即使是人们想要移动这个雕塑,用手推它,也无法使其移动。如果扇起风,它甚至会破碎。 人们会领悟到,人类的简单行为是无法使其移动的。何为生命?比如说,因为病毒并不拥有生物学上所定义的最小单位的生命体细胞,也没有作为其生物膜的细胞膜,而且也不会复制增殖,所以被认为是在生物和非生物的边界线上存在的东西。在生物学里,到目前还无法定义到底是什么来左右物质最终成为生物或者非生物。

而另一方面,你,在明天也仍然继续保持是你,这是有违于“熵(shang)增定律”里有形物体会崩溃的理论的。一般被认为熵(表现混乱或者无序程度的物理量)在自然界中会朝着无限增大的方向发展,而生命却正相反。生命是与物理定律相反的,超越自然现象的存在。

1977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物理化学家伊利亚·普里高津发现,自然界存在需要借由从外部摄取的能量在内部生成熵,并通过把这些熵向外部排出而形成的,能够在非平衡状态中得以维持的秩序和构造。他把这个概念称作“耗散结构“并提倡把“耗散结构“里自主形成秩序定义为“自组织“。把能量(以及物质)往外部耗散从而减少内部的熵,并以此产生秩序。 也可以说生命体以将外界的能量作为食物来摄取,将熵作为排泄物向外部耗散,从而维持内部的熵保持不变。

最后是关于泡沫。所有现代生物学定义的生物都是由细胞组成的。所有细胞都被由脂质双层结构组成的细胞膜所包围。双层结构的外侧具有亲水性,双层结构的层与层之间则具有疏水性,双层结构所包裹的外部与内部都是水。与细胞膜具有相同结构的脂质双层囊状结构物,被称为囊泡。

气泡也是包裹在脂质双层囊状结构中的囊泡,构成这种白色团块的气泡,在结构上与细胞膜相同。不过,气泡的脂质双层结构与细胞相反,双层结构的外侧具有疏水性,双层结构的层与层之间则具有亲水性,双层结构所包裹的外部与内部都是空气。

也就是说,如果细胞是水中的囊泡,那么气泡就是空气中的囊泡。

这个雕塑可以说是与生物学上最小单位的生命体细胞具有相同结构的物质,而且是由能量的秩序所创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