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的花園──花朵與我同根同源,花園與我合為一體 / Floating Flower Garden; Flowers and I are of the Same Root, the Garden and I are One

teamLab, 2015, Interactive Kinetic Installation, Endless,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漂浮的花園──花朵與我同根同源,花園與我合為一體 / Floating Flower Garden; Flowers and I are of the Same Root, the Garden and I are One

teamLab, 2015, Interactive Kinetic Installation, Endless,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花朵,被立體的充填成花的團塊,亦形成了花園。

有人站立的地方花朵就會漂浮上升,而當人走開時花朵就會降落下來。因為空間中充滿了花朵,當花朵漂浮上升時,人所站立的地方就會形成空間。人們可以在花朵形成的,立體花朵團塊組成的空間裡自由地慢慢走動。而在作品空間中與他人相遇時,各自的空間會互相連接,形成一個新的空間。

據說禪宗的花園,是作為讓禪僧們在山裡與大自然成為一體的修行場所而建造出來的。
中國的禪宗文獻裡有“南泉一株花”的記述:古有陸亙大夫向南泉禪師討教,覺得“筆論”之名句“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一體““甚是奇怪”。南泉禪師回答“時人見此一株花,如夢相似“。
本作品旨在讓人們於花朵中沉浸,與花園融合為一體。當人與花融合為一體時,人見花時花亦見人。而此時可能是人們第一次觀察到花朵本身。
在空中綻放的鮮花,是隸屬於蘭科的花朵。蘭花在沒有土壤的地方,吸收空氣中的水分生存。蘭花們在空中日夜成長,不久後花朵就會從花骨朵裡綻放。

蘭花被稱作地球上最晚出現的植物。土壤已經被其它植物覆蓋,蘭花只能在沒有其它植物的樹木或者岩石上生存進化,並在短期間內就適應了環境並不斷繁殖,據說光是野生蘭花的種類就達到了25000到30000種之間,其種類在植物裡是最多的。但是由於人類的開發導致生息地的減少以及過度的摘采,現在很多品種面臨著滅絕的危機。
蘭科植物的種子像灰塵一樣細小,只有未成熟的胚胎而沒有胚乳,幾乎沒有貯藏營養。在自然中發芽時與菌類共生並獲取營養。
種子自身不儲存營養,無法自主發芽,似乎已經脫離了種子的常規概念。種子應該是幼小植物發芽時的營養儲存庫,但地球上最後出現的蘭科植物,拋棄了這個營養儲存庫。所以進化選擇了什麼,進一步的引發了我們的思考。

蘭花與媒介昆蟲共同進化的事例也被廣泛認知,現在仍在高速的持續著進化。各種蘭花會隨著它的昆蟲伙伴的作息時間,改變它們散播的花香的濃度。所以,本作品空間也會在早晨,中午,晚間等不同的時間段裡散播出不同的花香。